CNYD 科技引領市場 服務創造價值
真實做事 誠實待人 深明事理 知行合一
CNYD選擇地區   招標信息
/

發展曆程

遠大的起步
(1993-1994)
  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的春風給中國建築業的發展注入了強心劑,一時間,隨著高層樓宇的拔地而起,中國幕牆行業有了大展拳腳的機會。我沈陽遠大集團就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誕生並成長起來的,時至今日,企業已發展成一個擁有員工1萬2000人、幕牆行業排名世界第一的跨國企業集團。

  如果說遠大的誕生得益于時代浪潮的推波助瀾,那麽她今日所創造的企業品牌價值、社會貢獻、行業貢獻則是靠一位領軍人物的指點江山。這個人就是我集團的創始人、現任集團董事長的康寶華先生。正是他以不懈的創業激情帶領企業員工橫掃企業發展的千溝萬壑,讓企業迅速崛起;正是他瞄准國際市場的凜然魄力,使企業在已問鼎國內幕牆業桂冠時,敢于向國際幕牆高端市場叫板,第一次讓全世界對中國幕牆刮目相看。他所倡導的“振興民族、産業報國”理念,始終感召著企業員工爲著共同的理想而戰,並以此抒寫了18載激昂奮進的曆史。
進軍全國市場
(1995-1999)
  隨著幾個銀行系統工程的相繼回款,遠大開始有能力擴大廠房以滿足日益增長的工程量。1995年7月鋁業廠房正式籌建,占地40畝,建築面積1.4萬平方米。同年10月,新廠房正式投産使用。工程訂單的增加,也讓遠大人才缺口變得明顯起來,這一年,遠大成立了牆板公司,開始廣納人才,爲擴大産業規模做准備。到鋁業廠房正式使用時,遠大已有員工300人。

          技術革命的到來

  應用德國的先進技術已讓競爭對手垂涎三尺。行業內部開始紛紛效仿。同時,德國的ALCOBOND材料和加工技術已經不能滿足市場多樣化的需求。對外國的技術進行本土化改良勢在必行。于是,遠大悄然掀起了一場技術革命。

  1995-1996年間,遠大中標哈爾濱工商銀行項目——哈爾濱森融大廈(以下簡稱“哈森融”),爲技術改良提供了契機。與德國的技術嫁接,讓遠大人感到外國的東西固然好,但材料價格昂貴,耗材又大,這些都不適應中國的國情。中國人在生意場上不僅是技術實力的競爭,還有激烈的價格競爭。有時,價格上差之毫厘,商機便失之交臂。特別是建築幕牆行業本身就不算高端技術領域,價格更是重要的競爭指標。怎樣優化設計,降低成本,成爲哈森融項目中需要解決的問題。此外,之前工程在現場安裝時,暴露了一個問題,就是由于工藝的複雜性,幕牆的安裝必須有先後次序,如果上面的板子沒生産出來,大家只能眼巴巴等著,而不能往下安裝,如果某一類型材加工出了問題,就會影響整個施工進程。爲了解決這些問題,遠大人摸著石頭過河,嘗試著進行優化設計。而後來的實踐證明了遠大人在“哈森融”工程中的大膽革新是經得起考驗的。並且項目做下來,爲公司節省了很多的成本。

  “哈森融”中的技術改良,不僅優化了設計和生産工藝,實現了省工省料,降低了生産成本,還大大提高了施工的進度。因此,無論從設計、生産工藝到施工,哈森融的改良都發揮了作用。優化後的技術標准能讓幕牆更換和維護更加便利,提高了幕牆的安全性能,並大大降低了業主的維護費用。因此,這個工程的項目金額雖不及同期其他的工程,但卻是遠大技術上的裏程碑。從那個時候起,遠大自己的設計標准開始孵化,以哈森融爲代表的一系列工程項目中運作的産品成爲遠大曆史上第二套成型的産品。新技術更讓遠大的競爭實力得到鞏固和加強。

          單元幕牆的研制

  “哈森融”項目後,遠大有了自己獨特的幕牆産品,更注意到産品研發的重要性。而隨著框架式幕牆技術的普及推廣,遠大的優勢地位逐漸弱化,同時南方市場巨大的商機無時不在刺激著遠大的嗅覺,而在相對成熟的南方市場上分得一杯羹異常艱難。只有推出更好的産品才有打拼的資本。1996年6月,遠大成立了幕牆技術研究所,工作職責首先是制定遠大的標准化體系,然後就是單元幕牆的研發。可對于當時剛剛進入中國的單元式幕牆,遠大人卻並未有深入的了解。恰逢當時上海正在大力建設浦東新區,很多國外大的建築公司紛紛在中國“登陸”,上海一度被稱爲“萬國幕牆博覽會”。于是,公司決定先派人到上海去“觀摩”。

  所謂觀摩,並不是拿著老外的圖紙去研究,而是到施工現場,拿著小鋸條,把人家施工過程中使用的型材“請”回來。有時拿著印泥,在型材的斷面上抹上紅,再用紙把圖案複制下來,回來後,再用筆把紙上的圖案描下來研究。這個過程雖有收獲,但了解的內容很局限,也接觸不到核心技術,恰逢當時德國公司負責承建的上海浦東國際金融大廈在找分包商,這個工程外牆是單元式幕牆,遠大覺得機會來了。但是,外國人都非常苛刻,給遠大的承包價格低的離譜——18美金/平米,而當時國際市場價格應該在70-80美金/平米。如果我們接了這個工程,只能是賠錢,只能讓外國人趾高氣昂笑話中國人。但是爲了學習新的技術,所有的忍氣吞聲都是值得的。通過這次安裝,遠大對單元式幕牆技術有一定的了解後,便“回家”試制了第一塊橫鎖式單元幕牆。

  而真正讓遠大人掌握了單元幕牆技術的還是1997年做的第一個單元幕牆工程——中國北京紡織品大廈項目。從該項目以後,加上我們從德國人學來的施工技術,我們很快掌握了橫鎖式單元幕牆的研制過程。從單元幕牆的研制到推廣,遠大僅用了一年時間,此後,由于中紡大廈業主的推薦,我們接連有了桃仙機場、21世紀大廈、中國電信、北京國興家園等幕牆項目。

          進軍華東市場

  93-94年可以稱之爲遠大的起步階段,因爲那時,我們剛剛學會了借助外國技術來做幕牆,而從95年開始,我們開始按照中國的市場來改良和獨自設計新産品、新工藝,從這一年開始,遠大進入了快速發展時期,也可稱之爲本土化階段,我們開始擴大市場。1995年底,遠大首先進入了華東市場。山東煙草大廈,是遠大在華東市場上做的第一個項目,也是華東第一個總工程款超千萬的項目。

          第二座裏程碑

  天津郵電網管大廈項目招標始于95年底。因其獨特的造型給設計和施工帶來較高的難度,行業內許多知名公司都不敢去競標。而遠大卻覺得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時機。遠大人向來堅信,別人做不了的工程,遠大也同樣敢做。

  爲了能一舉中標,大家開始研究該建築的設計師李祖源的創作風格。研究發現,他主持設計的工程像“台北101”(目前世界第二高樓)等都是力圖尋找東西方文化在較高層次上的契合,那麽在大廈的設計理念上尋找突破口,將是中標的關鍵。該大廈的設計理念被定義爲“四平八穩、天圓地方”。所謂“四平八穩”是指整個樓的主體是個八面體,就像一個四面體切掉了四個角,而切面就變成了三角形。“天圓地方”是說主樓底下的四個面是鋁單板的雙曲面造型。我們的設計員們就將這種設計理念以三維動畫的形式完美呈現在電腦上,並剖析出工程的難點和重點。應用電腦技術畫三維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的中國建築市場上還是非常新穎的。投標當天,當遠大展現出自己的設計方案時,在場的業主和設計師全都被打動了,一致認爲遠大確實有這個能力來解決技術上的難點,完成設計理念。遠大因此一舉中標。而同參與競標的那些當時國內知名的幕牆企業比起來,遠大還只是個小公司。

  天津郵電網管大廈則因首次在建築幕牆中大規模應用雙曲面和鋁單板相結合的建築風格而成爲遠大曆程上的第二個裏程碑,遠大也因此在2年後的1997年獲得了第二塊魯班獎。可以說,該項目是遠大的又一佳作,其項目金額高達5000萬元,已經遠遠突破了沈陽工行時的數額。工程中雙曲面的大規模應用讓遠大再一次將建築幕牆的新技術引領至全中國。

  1996年開始,遠大進軍中國的心髒——首都北京。讓大家沒想到的是,我們第一次進京參與投標的北京西單大廈,事後竟爲遠大贏得了第一個魯班獎。96年以後,我們的市場逐步擴大,由東北、華北、華東擴展到華南、西南。當年,遠大的銷售額突破了億元大關。

        大上海的“遠大一條街”

          ——1997,遠大進軍南方市場,目標直指上海

  早在1996年成立研究所時,遠大就曾多次到上海考察學習,但當我們要獨自開創上海市場的業務時,卻發現這裏已被國外和國內知名的幕牆企業占據半壁江山。進入市場大半年,我們始終找不到市場的方向。就在大家幾乎要絕望的時候,1997年上海南開大廈朝我們打開了一扇窗,這或許是我們留在上海最後的機會。上海南開大廈是一個單曲面的幕牆工程,我們以在天津郵電網管大廈中操作雙曲面幕牆的領先經驗贏得了該項目。   因爲這次商機,我們留了下來,而最終等來了雲開月朗的時刻。1998年,我們憑借在上海市場幾年打拼的市場基礎,成功中標上海智慧大廈,爲遠大開啓了通往錦繡前程的智慧之門。從此,遠大在上海逐漸站穩了腳跟。從這個項目以後,遠大開始籌建上海工廠,同年下旬,工廠投入使用,建築面積8000平方米。上海工廠的投入使用,標志著上海基地建成。

  依托于現代化的生産基地,99年—03年遠大在上海的事業如日中天,不僅如此,我們趕上了當時政府大力開發浦東新區的好政策,遠大一下子將上海陸家嘴地區包括花旗銀行、震旦國際大廈、上海外灘中信城等在內的十多個工程項目收入旗下。這個地區也被國內的建築業界稱爲“遠大一條街”。 在“遠大一條街”中的項目,個個都有堪稱“中國第一”的設計特色。例如,上海震旦國際大廈上擁有當時世界上面積最大的電子顯示屏幕,已成爲浦東夜色中最具有魅力的一道風景;上海中銀大廈的最大單元板塊重達3.3噸,成爲國內工程中板塊最大的單元幕牆;2002-2003年建造的上海東方藝術中心更是國內前所未有的建築造型,它宛若五片綻放的花瓣,組成了一朵碩大的“蝴蝶蘭”花。

  借勢上海基地建設的東風,西南和廣東市場上也捷報頻傳。1998年,西南地區中標了一個近億元的項目——成都二灘水力樞紐工程,開辟出成都市場這塊頗具潛力的市場。1999年,經上海公司運作的基礎上,遠大成功中標遠大曆史上第一個超億元的項目——廣東東莞行政中心。該項目因其工程金額過億而被載入遠大的的第三座裏程碑裏。成都二灘水力樞紐和廣東東莞行政中心兩大工程,標志著遠大在成都8000平米和佛山2.5萬平方米的生産制造基地破土動工。

          站在中國的制高點上

  1998年1月18日,遠大第五年的廠慶。有記者詢問遠大能否達到10億元的銷售目標,康總說:“遠大的目標是100億”。

  伴隨沈陽、上海、成都和佛山四大生産基地的陸續建成,1999年底,遠大在全國市場的絕對優勢地位已經基本確立。盤點發展時期的各項數據,遠大已從北方市場的龍頭老大一躍而成中國幕牆第一的企業,項目中標金額也從幾十萬元提高到上億元,僅98年全年的銷售額就有10億元,這遠遠甩開同行的其他企業。在激烈的競爭中,遠大逐步形成了具有本企業發展特色的“三自”方針,即自主品牌、自主知識産權、自主市場營銷網絡。

1、哈爾濱森融大廈 2、幕牆技術研究所舊址 3、上海浦東國際金融大廈 4、21世紀大廈 5、中國電信 6、天津郵電網管大廈 7、北京西單大廈 8、廣東東莞行政中心
拓展全球市場
(2000-2005)
  全國布局策略使遠大面臨新的管理課題,但遠大人無論走到哪裏,都牢記住真實做事、誠實待人的行爲准則。任憑路途荊棘,遠大卻倔強地複制著不服輸的種子。站在中國的制高點上,遠大人開始懷揣了更高的目標,那就是:進軍全球市場。

          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

  在國內市場站穩腳跟後,遠大在全國的戰略布局已經完成。位居中國幕牆業頂端的遠大已不能滿足中國版圖內的市場角逐。當時間來到1999年的歲末,站在世紀交替、千年更始的時空隧道裏,遠大注定要踏出國門並劃出一段不平凡的軌迹。

  早在94年德國技術專家克勞斯加盟時,遠大的高層領導就逐漸認識到“請進來,走出去”發展思路的重要性。從起步時期、進軍全國市場時期再到海外拓展時期,遠大一路上用實際行動將此發展思路做了最好的诠釋:開始是“拜師學藝”,高薪聘請德國、丹麥、英國等地的技術專家學習國際頂尖技術;之後是“臥薪嘗膽”,將國外技術本土化,進行幕牆産品技術自主研發;甚至還經曆了“陪太子讀書”,給國外大承包商做分包來積累經驗;但最終目的是“師夷長技以制夷”,參與國際市場的競爭,將“中國遠大”發展爲“世界遠大”。

  爲了貫徹“請進來,走出去”的發展思路,遠大于2000年初組建了國際一部和國際二部,專門負責國際市場的拓展。正當大家爲如何叩響國際市場的大門而冥思苦想時,新加坡市場朝遠大開啓了一扇小窗。遠大于2000-2002年先後中標新加坡皇劍大廈、新加坡水務警察總部、新加坡伊麗莎白醫院、新加坡振華俱樂部四個幕牆項目,其中,新加坡皇劍大廈是遠大第一個國際項目。這四個項目的中標,標志著遠大成功挺進了國際市場,也似乎發給遠大一個信號:東南亞市場應該是遠大最先努力的目標。“一縷東風萬樹春”,借此良機,遠大成立了曆史上第一個國際公司——新加坡公司,從此走上國際化的進程。

  2001年,中國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這催生了中國經濟嶄新時代的到來。“美國人看市場是看整個地球,中國人看市場卻是國內”的曆史即將結束。“春風得意馬蹄疾”,時代的浪潮推動著遠大必將成爲中國最富雄心的幕牆企業,遠大全球布局戰略即將拉開帷幕。

          “五年磨一劍”

  在亞洲市場上小試牛刀後,遠大將目標直指全球幕牆行業制高地——歐洲市場,這是企業進行國際化發展的戰略轉折點。然而“高處不勝寒”,高端市場的競爭異常殘酷,從00年-04年的5年間,遠大用盡一個億資本去鋪設國際市場的道路,並沒有收到成效,同時,隨著投入的追加,發展國際事業的阻力也不斷加大:有來自企業內部的擔心,擔心遠大多年創下的基業可能因此付諸東流;有來自競爭對手的質疑,質疑遠大好高骛遠,根本不具備發展高端市場的實力。然而一切的阻礙都絲毫沒有影響到集團高層領導的判斷力和行動力,他們堅信只有打開國際市場,才是企業持續發展的根本出路,才能讓世界對中國幕牆刮目相看。也正是這一遠見卓識,成就了遠大的今天。

  強敵環伺,厚積薄發。2005年初秋,經過5年的探索和積累,遠大成功拿到了歐洲市場上第一個工程項目——俄羅斯聯邦大廈。這座歐洲地標性建築,讓遠大上下第一次經曆了來自世界幕牆高端市場的考驗。

  430米高的俄羅斯聯邦大廈一期幕牆項目,幕牆面積12萬平方米,合同總額高達5000萬美元。俄羅斯聯邦大廈建築外立面爲玻璃、鋁板單元幕牆的有機結合,著重體現整個建築的精致感和裝配感。主樓外立面橫、豎向金屬裝飾扣板的采用,又賦予整個建築以挺拔、向上的氣勢,寓精致于大氣之中。體現出整個建築的現代感與技術性。

  俄羅斯聯邦大廈項目同時涉及幾個國家,工程的總包是土耳其人和美國人,業主是俄羅斯人,管理和監理是美國人,設計是德國人,土建是土耳其人,現場施工則是我們中國人,每次開會溝通項目問題就像是召開聯合國大會一樣。同時,大家的意見和想法經常存在分歧,他們會擔心遠大的技術水平和管理能力,甚至在施工中,老外們經常提出些苛刻的新要求……盡管各項條件都異常惡劣,但是遠大人早已將個人身價和安危置之度外,唯一的信念就是按時保質地完成任務。靠著這份信念,遠大施工團隊最終如期完工。這段攻難克險的經曆在遠大國際化的道路上留下了濃重的一筆。

  俄羅斯聯邦大廈堪稱歐洲第一高樓,也是世界地標性建築之一。該工程通過了英國TAYLOR WOORDROW 産品測試,被歐洲媒體評價爲“中國幕牆首次達到歐洲公認一流水平”的工程。遠大也因此被歐洲門窗與幕牆協會吸納爲唯一一個中國會員。該工程的承建,是遠大整體實力的重要轉折點,標志著遠大幕牆開始具備了與高端競爭對手抗衡的能力,也標志著遠大開始向世界一流幕牆企業邁進。俄聯邦大廈項目的成功,不僅讓遠大在歐洲市場上名聲大振,更對開辟以美日爲主的高端市場、以阿聯酋爲主的中東市場、東南亞市場起到輻射作用。從2005年開始,緊隨亞洲的新加坡後,中國遠大又陸續在俄羅斯、迪拜、英國等地設立駐外機構。兩年以後,由于業主的滿意和信任,遠大又成功中標俄羅斯聯邦大廈二期工程項目。

  5年磨一劍,騰飛正當時。遠大用了5年時間,用“一億激情”吹響了中國幕牆業騰飛的號角。從此,遠大在國際市場勢如一匹黑馬,真正開啓了世界幕牆的遠大時代。

  實施走出去戰略,每出口一萬美金,就會解決20人就業,3億美元就是6萬以上人的就業。

  2004年,遠大成立出口加工公司,目的就是向世界高端市場沖擊。我們瞄准了“眼光挑剔”的日本市場。日本人向來以精細、一絲不苟的工作態度聞名世界,2005年,當我們拿到日本市場的第一個項目——愛普森大廈時,日本的客戶已經做好了考察我們三年的准備。第一年,日本客戶會時常到遠大跟蹤項目進程、檢查設計、生産和施工標准,但第二年、第三年就不再派代表來考察了,因爲,他們已經對中國的技術和管理水平已充分的信任了。可以說,愛普森大廈是我們邁進日本高端市場的契機。有了該項目業主的滿意,遠大在日本的良好口碑逐漸樹立起來,這給我們在當地承攬高尖端的工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遠大在日本承建的高尖端工程代表是隨後中標的日本東京最新的地標性建築——COCOON大廈幕牆工程。2009年初,在全球建築業最高獎項——安玻利斯摩天大樓金獎的評選中,最終以第一名的身份獲得金獎。COCOON大廈因其蝴蝶破繭而出的造型,成爲當之無愧的當今世界第一美麗建築。這座建築高203米,爲了讓這只蝴蝶“複活”,我們幾乎爲每塊幕牆單獨設計圖紙,因爲它的每塊玻璃幕牆幾乎都不相同。爲達到0.1%的精確性,研制了無數新式刀具,並在世界首次使用分體式幕牆集裝箱運送。

  日本的COCOON大廈是遠大獲得國際幕牆高端領域認可的又一例證。有了日本市場的良好開端,遠大開始向美國市場進軍。2005年底,遠大逐漸在歐美、日本市場上占領了一席之地。我們離“世界遠大”的目標又近了一步。

  海外市場與國內市場的齊頭並進,讓遠大迅速成長爲規模龐大的國內外幕牆知名企業,企業實力的增強也吸引了衆多人才來到遠大,到2005年,遠大已經有員工7000余人,這爲我們進入世界幕牆競爭舞台積蓄了強大的儲備。

1、新加坡皇劍大廈 2、俄羅斯聯邦大廈 3、日本COCOON大廈
邁向世界高端市場
(2006—今)
  與日俱增的技術實力與品牌信譽已使遠大變成了征服世界的雄獅。

          征服世界的拐點

  德國新建的法蘭克福航空鐵路中心是法蘭克福市航空運輸與鐵路運輸交彙的中心,是十分繁忙的交通樞紐。2007年10月,遠大成功簽約德國法蘭克福航空鐵路中心幕牆工程,拿到了總金額達4000萬歐元的合同訂單。這是我們繼成功開拓美國、日本、澳大利亞、俄羅斯等國際高端幕牆市場之後,第一次打入德國市場,也是中國自主品牌幕牆企業首次問鼎有著全球最高行業標准、最嚴格准入門檻的德國市場。要知道,世界幕牆業的中心在德國,世界幕牆的核心技術也大都出自德國,德國公司同時也是世界幕牆行業實力最強的企業。與德國公司在德國本土競爭德國人自己的項目無異于虎口拔牙。但我們就是憑借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精神,憑借著先進的技術,憑借著企業在國際市場上良好的信譽,憑借著最好的性價比,硬是在德國人的虎口裏拔下了法蘭克福航空鐵路中心幕牆這項工程的“牙”。這項工程被稱爲中國門窗幕牆行業征服世界的拐點和中國幕牆業的“諾曼底登陸”。該工程幕牆造型複雜,功能性強,工期緊,技術難度大,設計和施工中的技術要求均代表了當今國際幕牆市場的頂尖水平。而幫助遠大成功拿下此項工程的關鍵之一,是幕牆領域核心技術的掌握。

          向世界第一沖擊

  在阿拉伯半島的沙漠中,阿聯酋首都阿布紮比是世界上最富有雄心的城市,堪稱世界最先進建築技術的“第一實驗場”。Central Market Redevelopment工程位于阿聯酋首都阿布紮比,工程爲四個主樓組成,建築總高度255米、56層, 381米、88層,278米、59層和50米、16層。遠大集團負責承建的範圍包括主樓外立面的單元玻璃幕牆和裙樓的框架玻璃幕牆、屋面的光電幕牆、采光頂及室內的遮陽百葉,幕牆基本結構爲單元式幕牆。在此項工程的簽約部分中,由遠大集團自主研發、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光電幕牆得到充分使用,再次證明了中國幕牆技術已經代表了當今幕牆領域的尖端水平。光電幕牆是一種集發電、隔音、隔熱、安全、裝飾功能于一身的新型建築幕牆,這種幕牆集合了太陽能光電技術與幕牆技術,新型的功能性建築幕牆,可以充分發揮環保節能的巨大功效。遠大在此項工程的簽約部分中一共創造了五項“世界第一”。阿布紮比工程的幕牆在世界首次應用了集熱管技術,白天吸收太陽能,爲這座龐然大物提供全部能量,夜晚,幕牆能夠發出七彩的光芒。遠大與德國公司合作,爲這座建築安裝了大面積蕭特彩色玻璃;還與阿聯酋公司合作,安裝了世界尖端的雙面夾膠玻璃。

          遠大,中國制造

  2008年,舉世矚目的第29屆奧運會在北京隆重舉行。美輪美奂的“鳥巢”、“水立方”,兩大奧運核心工程的華美幕牆均出自我們中國遠大之手。“沈陽遠大”不僅充分诠釋了“科技奧運”的理念,更留下了“中國制造”的清晰印記。   還在2005年1月,我們成功了中標國家遊泳中心——“水立方”的幕牆項目工程。能夠一舉拿下“水立方”工程,是因爲遠大做足了功課,並先期投入了500萬元資金,制作了現場視覺測試樣件、淋水樣件、展廳樣件,甚至搭建了試安裝樣間等;按照“水立方”的設計方案,業主方對如何解決膜結構在雨天産生噪聲的問題,最爲關注。因此,從開始投標到最後中標,投標方案一字未動,在經過一周的評選後,沈陽遠大獲得了20位業主的一致認可,這充分體現了“沈陽遠大”的技術嚴謹。

  由于“水立方”幕牆工程是目前世界上技術難度最大、最複雜的膜結構工程。整個工程對隔音、隔熱、防水及光線的要求極爲嚴格。工程業主委員會最終選擇了由我們和德國FOILTEC公司組成的項目聯合體(“水立方” 工程業主委員會要求每對聯合體均由一個外國設計企業和中國施工企業組成)。前者爲中國建築幕牆行業的旗艦企業,後者爲國際一流的膜設計公司,兩者強強聯合完全具備“水立方”幕牆項目的承建能力。在分工方面,德國公司主要提供技術支持,“沈陽遠大”則承擔所有的制造施工和部分技術研發。有了“水立方”的成功經驗,遠大又相繼在激烈角逐中勝出,獲得了“鳥巢”、天津“水滴”、沈陽“水晶皇冠”的幕牆施工項目。

  依靠自主科技創新,遠大在設計施工過程中接連攻克了立面照明系統、膜吸充氣系統、充氣管道、充氣泵布置等技術難關,順利完成了“水立方”幕牆工程,參與制訂的《國家遊泳中心膜結構技術及施工質量驗收標准》,成爲世界上第一個膜結構的實施標准,填補了膜結構27年的曆史空白。

  此外,“鳥巢”的覆膜也是世界上的高難動作,既要濾掉紫外線又要減輕承重,既要弱化鋼結構投影又要具備吸聲作用。遠大以其多項創新技術的突破,創下了建築行業評選的2007年度中國企業獲獎新紀錄。

  在國內外競爭激烈的建築幕牆市場上,遠大憑借在奧運場館建設中表現出來的自主創新實力,與各大國際幕牆行業巨頭競爭中旗開得勝,爲 “中國制造”贏得了一席之地。

          遠大,世界人才抄底

  我們能夠在國際市場營造自主品牌,掌握核心技術以及形成國際化管理模式,得益于國際化人才的培養和引進。我們實施了計劃性的人才培養策略,從09年開始每年不間斷地派大批基層員工出國留學深造。同時,不失時機地進行人才抄底,實現國內、國際人才的聚集。目前遠大擁有中國國家級專家3人,研究員級高工8人,這些人都多次參與國家幕牆相關標准的編制。此外,我們高薪聘請德國、丹麥、香港的專家到企業指導,擔任新産品研發的顧問和重點工程的主設計師。我們還將幕牆核心技術的研發地設在了歐洲的蘇黎世城,它是遠大幕牆的“總智囊”,負責遠大集團在130多個國家承攬的各類世界級建築的設計。

“並購世界上最優秀的技術公司,是一個世界性難題。”國務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巴署松教授表示

  2008年9月以來,世界最知名的兩個建築研發設計企業——瑞士旭密林和德國嘉特納相繼宣告破産,一批世界頂級建築設計師則面臨重新擇業的問題。在德國、英國等多國著名公司參與競爭的背景下,我集團憑借雄厚實力吸引這批精英加盟,在工程中,國際級專家占股比例高達30-40%左右。憑借遠大全球人才戰略的實施,遠大將22位世界級專家收入麾下。在高端人才團隊帶領下,遠大培養出大批建築幕牆的人才,並繼續抒寫著世界建築的奇迹。

  在衆多的外籍專家中,Peter先生是傑出的代表。喜愛中國的他有一個中文名字“屈鼎”,雖是音譯,但其中首屈一指、鼎力相助的含義足以體現他熱愛中國,投身中國企業的決心和信心。他在加盟遠大以後,引進了國外先進的管理經驗、領導設計和技術團隊進行投標和施工,參與合同談判和市場開拓。憑借他自身隊幕牆行業的了解和對東西方文化的深入融合,使我們在國外市場項目競標中與總包、業主、顧問都有了很好的溝通,最大限度地爲公司爭取了利益。把質量看得高于一切的工作態度,與遠大的文化不謀而合。以他爲代表的22位外籍專家的加入,是遠大對世界幕牆高端技術的進行新一輪整合。

        從“中國遠大”到“世界遠大”

  2007年,世界最大的幕牆生産加工基地——沈陽遠大幕牆産業園建成。在這裏,我們向世界45個國家和地區源源不斷地輸出各類精品幕牆産品,並時刻接收來自世界幕牆高尖端信息的最強音。“遠大,世界大家庭”的夢想照進現實。

      在危機中撲捉商機,在逆境中創造市場

  180億元,這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肆虐下,遠大當年實現的銷售收入。遠大在這場繼華爾街金融危機後最嚴重的世界經濟危機中的表現成功也引起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重視。2008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親自來到遠大集團考察。在了解了遠大集團在經濟危機襲來的時候,依然保持快速增長時,胡錦濤說,在當前國際市場萎縮的情況下,你們企業的銷售額和出口額還有所增加,這確實難能可貴。

   2009年,金融危機依然在全世界各國上空彌漫。我們遠大依舊高歌猛進,向世界PC機軟件開發的領航者——美國微軟公司中國總部項目發起了總攻,成功完成了中國幕牆的“太平洋登陸”。2011年,中國首座超過600米高度的上海中心大廈外幕牆工程進行招標,我們再次以中國建築幕牆行業領軍者的頭銜一舉奪魁。在危機中撲捉商機,在逆境中創造市場,正是遠大多年在市場經營中的制勝法寶。

  保持在優勢産業的世界領先地位和持續盈利能力,並進一步加強電梯、機電産業的扶持力度是遠大一貫堅持的經營路線。然而,翻出三十多年前世界500強公司的統計表,其中的三分之二已不複存在,那些聲名顯赫的公司正以每十年三分之一的速度被淘汰……面對如此激烈的全球市場競爭環境,作爲一個服務全球的世界幕牆領先企業,開辟新産業、挖掘新領域,增強企業的抗風險能力和整體競爭力,是遠大的必然選擇。

  從1993-2011年,遠大用十八年曆程寫就了一部不可複制的傳奇史詩。追隨遠大的足迹,1.7萬遠大人以勇氣、志氣與智慧共同繪制了百億遠大的成功軌迹。在“三自”發展戰略的指引下,我們依靠自主品牌、自主知識産權、自主市場營銷網絡,自主調整全球市場的力量布局,靈活地應對市場變化,始終鼎立于世界建築之林,進而跻身國際有競爭力大企業行列。如今遠大集團國際化企業已初具規模,2011年5月17日,幕牆業務以遠大中國控股有限公司的全新身份在香港獨立上市,登上更爲廣闊的事業舞台。

  從行業內第一個ISO9001體系的認證,到《ETFE氣枕成套技術及其在國家遊泳中心的應用》這一世界性的創舉,遠大中國始終走在世界幕牆行業的最前端,創造了無數個行業第一和行業唯一。截至2011年10月,遠大中國申請專利已超過600件,其中發明專利52項,涉外專利47項;截至2011年9月,遠大中國共有 58項精品工程榮獲中國建築最高榮譽——魯班獎,十年行業遙遙領先,成爲迄今爲止獲此殊榮最多的幕牆企業;2011年,國家遊泳中心ETFE膜結構技術創新與實踐榮獲中國科技創新領域最高榮譽——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這是建築工程行業唯一獲一等獎項目,遠大中國作爲關鍵技術主要參與者代表中國建築裝飾企業首度獲獎,這些都是遠大中國技術實力登頂世界幕牆第一集團的象征。2011年,遠大中國首次跻身ENR國際承包商和全球承包商前225強以及國際型設計企業200強榜單,成爲全球幕牆行業唯一入選企業;同年,入選2011中國100大跨國公司,成爲中國幕牆行業唯一入選企業,這些都是遠大中國全球化經營能力達到世界領先水平的標志。

  致力于爲世界建築工業樹立典範,遠大中國正站在世界第一幕牆企業的起點之上,不斷擴大市場版圖,延伸上下遊産業鏈,加速構建世界最完備的幕牆制造帝國,爲企業的可持續發展堅實奠基。“思想改變世界,服務創造價值”,遠大中國,將繼續保持行業競爭中的優勢地位,加快國際化轉型,提升核心競爭力,以國際視野和戰略思維,不斷創新,開拓進取,向全球一流企業邁進。

1、德國法蘭克福航空鐵路中心 2、阿布紮比商業中心 3、國家體育場“鳥巢” 4、國家遊泳中心“水立方” 5、上海中心大廈
返回頂部
沈陽遠大企業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CNYD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1000075號-1 備案主體:沈陽遠大企業集團